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待授权翻译】心怀鬼胎 All your demons and your secrets第二章(上)

原作:Aniel_H

分级:NC-17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55726/chapters/14560714

警告:强暴提及,暴力场面,BDSM提及

前文可戳标签‘心怀鬼胎’


第二章(上)


“要花多久他才能恢复过来?”Diana面色深沉地问到,在胸前交叠着双臂。

他们都站在蝙蝠洞里。Diana帮着Bruce将Clark移到这里并把他束缚在床上。他一直意识不清而Bruce希望在能确保Clark不再受毒液影响之前,他都能保持这个状态。

不幸的是,Bruce没能有机会测试他为这种情况准备的麻醉剂。溶液中添加了少量的氪石d但这是否能让超人保持沉睡还有待验证。Diana同意一直呆在蝙蝠洞和韦恩庄园里直到他们能确定毒素已从Clark的身体系统中剥离。

一旦他们固定住Clark,浓重的沉默便降临在他们之中,Bruce在转身时能感觉到Diana向他的后颈处投来担忧的目光,他假装忙于摆弄他的小工具。他将那只断了腕的胳膊紧靠于身侧,在必要时小心翼翼地移动它。

“Bruce,”Diana终于开口问到,声音里充斥着关怀和善意却只令另一人几欲作呕——他不想要她的同情,“你感觉怎样?”

“棒翻了,”Bruce抱怨道,想着他要不要叫Alfred来。也许在管家面前,她就不会向他展现出这么多担忧了。

“Bruce!”Diana加大音量重复到,担忧之情在她的声音里清晰可闻。

被点到名的男人强迫自己直视她的双眼。“我很好,Diana。”他告诉她,试图使自己听起来令人信服。但这并不起作用因为她眉间的沟壑更深了,而她张嘴打算说些什么。万幸的是,蝙蝠洞的门被打开而Alfred走了进来,将Bruce拯救于这场对话之中。

这位长者先看了看Bruce,将他的状况收于眼底,接着他看向一脸不悦的Diana,最终才看向Clark所躺的那张医疗床。他面色惨白,那邪恶的笑容仍挂在他脸上。他的血管正自床边支架上挂着的吊针袋里接收着透明的输液。

“繁忙的夜晚,先生?”Alfred挑起了一边的眉毛问。

Bruce只是模糊地低吼了些什么便转过身,这样他就不必面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了。

他永不会承认他的身体仍因刚才的战斗而颤抖……这很不寻常。他曾经历过更加溃败、更加危险的情况,然而,自那些情况中冷静下来他毫不费力。

“你能把医药箱递给我吗?”那亿万富翁问到,只是为了令他自己忙碌起来。他感到一阵急不可耐的冲动催促着他去洗个澡,将所有鲜血、汗水和Clark的气息都从他身上洗净。但他明白他现在不能这么做。他已经拍过X光来确保骨头不需矫正归位,现在他只需给手腕消肿再打上个石膏即可。

Alfred立马放下了他带下来的盛着热茶与饼干的托盘,并走向Bruce,在这过程中他从冰箱里拿了冰袋,但至少他没启动他的全方位老母鸡模式。令Bruce心怀感激的是Diana对此没发表一个字的评论。Alfred审慎的表情在他检查Bruce的伤口时变得太过犀利令他无法适从。这位长者先是瞥了一眼他下唇上Clark咬他的位置,接着他看向他脖子上的齿痕和吻痕,最终看向他破碎的制服。Bruce希望Alfred会认为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受伤,但他自己明白他不该小看他管家的观察能力。

Bruce深知性侵犯所带来的后果和影响。他也清楚他理当为Diana能及时赶来而心存庆幸。然而,他仍觉得污秽不堪,他仍为没能殊死抵抗而感到惭愧万分,他还为自己需要别人来拯救而愤怒不已。他感到无地自容。

“他们去哪了?”Bruce问到,试图离他心里那块沉甸甸的重物越远越好。

“Damian少爷和Tim少爷已经和Cassandra小姐一起夜巡归来了,”Alfred告诉他,明了Bruce指的是谁,问也不问就敷了一个冰袋在Bruce的手腕上;Bruce没有畏缩一下。“我们说话这时候Dick少爷正试着将他们哄去睡觉。”

Bruce点了点头,拿起抗菌棉签开始清理伤口。

“我能问问Clark少爷怎么了吗?”Alfred并没从Bruce的伤口上将视线移开。这令这位富翁感到如芒在背。

“他着了小丑的道。”Bruce说,“他用一种新型小丑毒素感染了他。我们仍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或怎么做到的。我们会在解毒剂化解毒素之后问他。”

“我明白了,”Alfred皱了皱眉但没再过问关于Bruce或Clark的事情;与此相对,他转向Diana并问道:“你想来点茶吗,Prince小姐?”

Diana笑了笑但这笑容太僵硬反而显得有些不真诚:“是的,谢谢你。”

Bruce终于能坐下来喘口气了,兀自希望这能帮他将四肢百骸中的战栗抹去。Alfred将热茶倒入一只茶杯并将它递给Diana,Diana表示感谢。一旦那管家确定Diana没有其他需要了,他立马转向Bruce,设法用Bruce放在桌上的医药箱和抗菌棉为他清理伤口。那富翁虽嘟囔了几句,却没有阻止他。但当他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时,他的头猛地抬了起来,Dick面带微笑地走进了洞穴。

“那么,哪儿有超——哎呀我操,你的脸怎么了?!”Dick的语调迅速从迷人变为惊恐又担忧。

Bruce递给他一个恼怒的眼神并决定能无视他多久就无视他多久。

当Dick意识到他的父亲不会给他答案时,他又问了一遍,这一次这个问题被抛向所有人:“有人能行行好告诉我,到底见鬼的发生了什么?”

Diana看起来正挣扎着是告诉他还是让Bruce来说,而Alfred假装忙于处理Bruce的伤口。当那个亿万富翁显然不打算告诉Dick一个字的时候,Diana翻了个白眼并对Bruce摆出她苛责的表情。蝙蝠侠抬头看了看,却不打算让步,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一刻,两位朋友进行着一场完全无声的对话。而Diana的眉头愈皱愈紧,让他明白她有多么不赞同Bruce处理(或者说宁愿不处理)这种状况的方式。最终,Bruce是那个翻了个白眼放弃争论的人。

“Clark被小丑毒素毒害了,”他说,确保他的声音平稳无波,“他攻击了我,但万幸的是,神奇女侠及时赶到并帮我制伏了他。”

Dick站住了,他仍站在门边但他的眼睛怀疑地朝着Bruce眯起。然后他终于靠近了些,从头到尾地打量起了他父亲。接着他用不同寻常的严肃语调对他说:“那没有解释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来的,Bruce?”

Bruce试图保持住他的扑克脸,并且在他开口说话时他的声音也没有泄露一丝一毫:“第一,这只是个擦伤。第二,我们不会再继续谈这个,Dick。回布鲁德海文去。”

Dick发出一声抗议的轻哼:“就像我真会回去似的!在那间仓库里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Dick少爷!”Alfred不赞同地看着那位年轻人,“别说脏话!”

“去他妈的!在那发生了什么?”这一次,他看向Diana,逼问着答案。

那位战士什么也没说;没有辜负Bruce的信任,但当她再次看向那个富翁,很显然她仍不喜欢Bruce处理事情的方式。

“回去,Dick,”Bruce咆哮道,这一次他将Alfred都挥走了,这个举动令另一人皱起眉头,但Bruce无视了他并油盐不进地站了起来。他走向冰箱,拿出两个冰袋,并对其他人说:“我要去洗个澡。”

“噢,Bruce,拜托!我们是你的家人和朋友,你有事情可以跟我们说,”Dick说,愤怒已从他的嗓音里褪去,只留下因不被Bruce所信任而产生的悲伤;他听起来就像是一只被踢了一脚的小狗。

Bruce无视了他;他知道他最好这么做。他踢上了他身后的门并上了锁,将自己与他人隔绝开来。这房间既是卫生间又是更衣室,几排储物柜里放着为不同场合准备的不同衣物,为Bruce换回平民服饰所需而准备。这里也有马桶,沐浴处,和带镜子的洗脸池。


那富翁听见Dick在咒骂而Alfred又一次呵斥了他。这令他忍不住怜爱地微笑——Alfred总是极尽所能地教导孩子们守规矩,无论他们多大了。但那微笑稍纵即逝,只因他眼角的余光瞥见镜子中的倒映。

他看起来悲惨至极。他左边的太阳穴上凝固着血痕,左边的脸颊已经红肿而Bruce毫不怀疑那红色会在明天演变成蓝色,他下嘴唇上Clark咬他的地方也留下了伤痕,但最惨不忍睹的是Bruce脖子上的吻痕。

他真的该洗个澡。他感到虚弱、肮脏又可悲。他想要在淋浴间的角落里蜷成一团,任凭热水冲刷他几个小时,直到他再次感到洁净与冷静。从逻辑上来说,他知道这是强奸未遂的后遗症,但他没有理由感到肮脏,那记忆仍在他的脑海里清晰可见,他仍能感受到那冰冷的手指潜入他的上衣。

Bruce愤怒地低吼着——甚至无法确定他到底在对谁生气——将手中的冰袋丢在地板上。他忽视掉这个动作所造成的左手腕的疼痛。他低垂双眼,不愿再看他自己一眼,开始脱衣服,将蝙蝠装放在一边。

鉴于他断裂的手腕,他知道洗澡是个愚蠢的点子。但他非得将灰尘和鲜血洗净。为了能在受伤时也稍微享受一下洗澡的乐趣,他确保水温不热,尽管他确信热水澡能在心理上让他感觉更好。

当冷水浇打上他的身体时他发出一声短促的嘶声,但闭上了双眼,任由水流冲刷他,将Clark留在他身上的气息都带走。他在那里站了几分钟,试图放松下来但他很快发现他无法阖拢双眼超过五秒钟;每当他这样做的时候,那些关于巨大的冰冷的双手覆在他的屁股和他的肚子上的记忆,那嘴唇扭曲成一个紧贴他脖颈的笑容的画面入侵他的大脑,试图令他张皇失措,而他的胃部不舒服地绞紧了。

感觉就像是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却远远不够。他仍能感受到Clark的触碰,仍能在脑海里闻见他的气味,即使他已经用洗发精和沐浴乳将身体洗了三次了。但Bruce明白他必须在门外面的人们开始担心之前结束掉沐浴……呃,在他们变得比现在更担心之前。

他关掉了水流并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在那些储物柜里挑选了休闲的衣服,穿戴整齐并将冰袋敷回他的手腕,虽然他也许需要些新的冰袋因为这些已经融化一半了。他离开了房间。那些红肿比之前消散了不少,谢天谢地。

~TBC~

————————————————

感谢@Cipher_Thornhill友情校对

嗯...很心疼...

评论(9)
热度(174)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