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Randy/Ollie】碟屋情缘(三)

前文可戳碟屋情缘的标签

哈哈终于自我介绍了...哈哈..._(:з」∠)_

(三)

兰迪原本为自己冒然冲出来而有些惶恐,但见那张憨厚的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恼怒,心里的那一点惶恐也莫名其妙地被戏弄的心思取代。

 

“唉,真是太对不起了,这位先生。”兰迪好脾气地笑着,从地上拾起蜜饯,“我看看,您的水蜜桃蜜饯安然无恙。”

 

他翘起嘴角,露出一个淘气的表情。奥利却肯定自己在这个年轻人头顶上看到两只突出的尖角。这只恶魔在嘲笑他,而他正蓄力忍住将这张俊俏的脸按进冻海鲜的冰柜里净化一下的冲动。

 

奥利特林克并不是一个脾气温和的男人。在他曾经的乐评人生涯中,他的暴躁便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妻子的突然辞世和事业的一败涂地更是令他性烈如火。失业之后他搬回新泽西老家,虽然在小镇的工作单一无趣,他却得以将更多的爱与时间倾注在女儿身上。纵然乡下缓慢的生活节奏与安逸的家庭生活多多少少磨平了他的脾气,但遇上这么个百般招惹他的浑小子,奥利仿佛又回到面对那些多嘴饶舌记者的那一天,只觉怒气填胸,浑身发烧。

 

可碍于周围探头探脑的买菜主妇,奥利深吸一口气,决定放这个小子一马。他一把夺过蜜饯,只用眼神杀了这个讨厌鬼一会儿,便打算转身离开。

 

“嘿,等一下啊。”

 

奥利走了几步,诧异地看到讨厌鬼跟着他的脚步追了上来。

 

“你还没有说‘没关系,也祝你有个愉快的一天’呢。”

 

简直是胡搅蛮缠!

 

奥利不吭声,默念着般若波罗蜜多,加快了速度往前走。

 

可惜兰迪的腿也并不短。他三两步跨到奥利的购物车前,轻松地用一条大腿拦截住车子。

 

“你生气了吗?”兰迪歪着脑袋小心地打量着奥利烦不胜烦的神情。骚扰这个家庭主夫确实趣味盎然,但一想到万一真的被对方讨厌,兰迪心底又有些别扭的小恐慌。

 

“你到底想干什么?”

 

“也许是跟你道个歉?”兰迪无辜地直视着车后的皮衣男。

 

奥利有些惊奇地抬起眉毛打量着这个突然诚挚的青年,似乎想要透过他泰然自若的姿态识破他脑子里的奸计。这个青年似乎还是个学生,尽管体格高大健壮,眉眼间却依然流露出稚气。论相貌而言,他是十分讨人喜欢的。奥利自觉很有必要搬出成年人的稳重来给这个年轻人上上课。他皱起眉头高傲地回应道:“那你说说你错哪了。”

 

这个男人突然而然的惺惺作态逗得兰迪在心里一阵狂笑。表面上他却勉力绷住诚心实意的脸皮,老实说道:“我不该过于为顾客着想。”

 

“你这怎么叫为顾客着想?”你眼里完全没有顾客才对吧!

 

“但你看起来那么不修边幅,”兰迪继续一脸正直地挤兑着奥利,“我还以为你喜欢那一种……你知道的,比较脏一点的play。”说到这里,兰迪再也藏不住一脸的坏笑了,甚至还挤眉弄眼地冲奥利抛去一个你懂的眼神。

 

而另一边奥利的脸色倒是比沸腾的麻辣锅底还精彩。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使劲用购物车怼了兰迪一下。这浑小子没脸没皮的程度令他难以想象,“你这没有教养的坏东西!”

 

“嘿!”

 

“你听好,小子。”他像一头受到威胁的狮子一样低吼,身子前倾抵住购物车就像撑住一面盾牌,“如果你也有个朝九晚五的工作和一个两岁半的女儿要照顾,你也会像我一样不修边幅。现在,你最好在我踹你屁股之前离开我的视线。”

 

奥利静立着,盯着对面的那双蓝眼睛,防范着这个健壮的年轻人回击。这个碟屋的男孩看起来惊讶极了,他也许没想到这个外表温顺的男人会像一根炮仗一般引爆。可他没有回击,他甚至有些尴尬。他缓缓举起双手,后退了一步,两步,接着转身消失在货架之后。

 

奥利放松下来,回过头正巧见十米开外的怀特太太躲避开他的眼神,向旁人窃窃私语。

 

该死。他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过是被一个小年轻挑衅了几句,自己就这样失态真是很不成熟。但‘不修边幅’从这样一个有着俊朗笑容的年轻人口中说出来实在伤人至深。奥利不禁瞥了自己倒映在右侧玻璃柜门上的侧影几眼,皮夹克与牛仔裤,永不过时的选择。光溜溜的下巴,今天胡子也剃得很干净。虽然头发支棱着有些凌乱,但也远够不上不修边幅的标准啊。

 

周六去理个发吧。一边这样想着,奥利打起精神继续选购日用品。

 

奥利站在婴儿用品的货架前沉思。布朗太太推荐说带弹性腰带的尿布更好,但是这里有这么多种,到底哪一种才是她说的那个?感叹着婴儿用品的繁复,他随手抽出面前的一包。

 

有人说,地球是运动的,人不会总处于倒霉的位置。那么今天奥利所处的地球一定是一动也懒得动。那包尿布被奥利抽出之后,隔着货架内部的两条铁丝,出现了一双令奥利深恶痛绝的蓝眼睛。

 

他一秒内将尿布填了回去。

 

奥利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怀疑自己电影看多了出现匪夷所思的幻觉了。

 

而更诡异的是,他刚刚放回的尿布开始对着他讲话了。

 

“嘿,先生。”尿布有着一口轻柔的男性嗓音。

 

它颤抖了一下,开始往前移动。

 

奥利见鬼了一般盯着这包尿布,目瞪口呆地看着它自杀般脱离货架,吧嗒一下掉在地上。而它所留下的空缺中伸出来了一只手。

 

注意到奥利的目光,这只凶手缩了回去,那双该死的蓝眼珠又露出来了。

 

“你……”奥利刚张开嘴,便被那声音打断。

 

“我很抱歉,先生。这次是真的。”那双眼睛里有懊恼,“我不该那样说你。我实在太没有礼貌了。”

 

“我……”

 

“我说完马上走!”对面的年轻人赶紧保证到,“你很有趣。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并不想真的惹你生气……我希望能补偿你。”

 

奥利看着他,没说话。似乎受到了惊吓,又似乎在考虑他刚刚说的那段话。在那双琥珀色眼睛的凝视下,兰迪小声地加了一句,“在你踹我屁股之前。”

 

“哧。”兰迪这幅瑟缩的样子成功逗乐了奥利。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齿,“你是个混蛋,你知道的吧。”

 

“可不是嘛,那我现在算是保住我的屁股了吗?”

 

“算你走运。”

 

“我是兰迪。”那只手又从尿布的空缺之中伸了出来。

 

奥利对着这怪诞诡奇的场面摇了摇头,却还是握住了那只手,“奥利。”


~TBC~

等着你的裸照啊亲爱的 @嚷扶 ( ̄▽ ̄)

=3= @盾煮冬饺 

评论(20)
热度(47)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