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蝙超】超蛋饲养计划(四)

前文:[1][2] [3]

*不科学之处都是窝的锅∠( ᐛ 」∠)_


(四)

蝙蝠侠轻巧地落在地面上。 

 

他覆盖了卢瑟的权限,打开了佐徳飞船的货舱。 

 

机器人流畅地收回武器,像把精巧的瑞士军刀收刃入鞘,转眼便恢复了圆头圆脑的样子。它无声无息地漂在空中尾随着蝙蝠侠,在蝙蝠侠四处探查时友好地为他打开一盏探照灯。 

 

蝙蝠侠谨慎地打量了它两眼之后便不再管它。而氪星机器人见眼前的新主人没有出言阻拦,雀跃地又开了一盏灯。 

 

佐徳的飞船残骸已被政府搜查过,但这间小货舱因权限加密还未被人打开过。蝙蝠侠破解了系统,潜入这里。他的目标赫然耸立在这间仓房的正中间——一台孵化器。 

 

根据这艘飞船所携带的资料,这是氪星宗教信仰中的神秘仪式的产物。它不过橄榄球大小,表面坑洼不平,雕满了狂野又规则的图案。传说这其中蕴藏了拉奥神的力量,它能治愈,也能毁灭。当它蓄满能量时,它能修复伤痛,孵化生命。可是它的力量只能作用于氪星的自然产物,所以在氪星施行人工繁殖之后这些孵化器便同宗教仪式一起逐渐被人抛弃了。可换言之,卡尔艾尔此时也许能成为它唯一的受益人。

 

所幸这里还储藏着最后一台。蝙蝠侠操纵控制台将这台孵化器推出取下。氪星科技确实令人望而兴叹。但氪星人的审美真的很有提升的空间,这台孵化器又黑又沉,跟二战时期的地雷极其相似。 

 

这能起效吗?蝙蝠侠默问自己。他将孵化器夹在腋下往外撤离,圆机器人飘在前方给他开门。你是病急乱投医,他自嘲道,反正某人躺在地里也没法飞过来阻止你。 

 

蝙蝠侠护着孵化器一拳击晕了被惊动而来的警卫。他回头看见圆机器人电晕另一个警卫,花费了一秒钟思考能不能把它带回家。

 

他从墙壁的裂口翻出飞船,而圆机器人止步于洞开的裂口。 

 

这是它没有四壁的牢笼。而你也没什么自由可言。蝙蝠侠又注视了机器人几秒,然后展开滑翔翼,划入一片愀然无语的夜色里。 

 

****** 

 

蝙蝠侠拿着一杆铁铲站在土坑里。雨水噼啪地打在棺木上,用它们绝望的手指,敲响一扇紧闭的门。 

 

他木然地将棺木上乌黑的泥泞抹去。下手温柔,唯恐惊醒下方沉睡的灵魂。 

 

下一秒,他咬咬牙,将铁铲卡进棺盖下方的缝隙里用力撬开。 

 

随着一阵低哑的卡拉声,丝毫未变的苍白面容赫然出现在他眼前。而他只瞟了一眼便不敢再看。这片土地遍体鳞伤,纵横流淌着英雄的鲜血,而翘起的棺盖是被他揭开的伤疤。 

 

蝙蝠侠直起腰,抬头扫了眼晦暗的天色。他拿出孵化器,心想,干得好啊蝙蝠侠,你发誓不辜负他。而你在他死后为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挖开他的坟墓并往他的棺材里丢一颗地雷。

 

“显然你的族人忘记把说明书一起打包带走了,”蝙蝠侠别过脸,目光钉死在木板上一道干脆的裂口上,“那艘飞船的系统认为我们应该举行一个仪式。我对你们的宗教仪式知之甚少,但我想许愿是在所难免的。所以…”

 

他不再说话,与死亡一同沉默。

 

良久,他才缓慢地说,“…但愿这能奏效。”依照理论,这颗地雷将治愈这个氪星人。鉴于那语焉不详的资料上提及了关爱与抚养,也许这个仪器会将克拉克的生命回溯到婴儿时期。为此蝙蝠侠还特意准备了纸尿布和多功能婴儿绑带裤。

 

自一口六尺见方的墓穴中,蝙蝠侠庄重地将那外星仪器捧起,这或许将成为他今生所做的最迹近疯狂的事。所幸此时他沉默的观众不会被他的狂态吓得大呼小叫,离席逃走。

 

“在仪式即将缔成之际,若有任何阻碍我把这个放进他的棺材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他大声宣告,可回答他的只有索索寒叶。

 

他等了一会儿,感到前所未有的荒谬,“那么,克拉克,既然你和你的乡亲们都没有什么意见…”

 

他果敢地将手中的外星仪器放入棺材里,爬出来退到克拉克墓碑的另一边。他蹲伏下身子,掩住双耳,护住头部。

 

谁是今天最有幽默感的人?蝙蝠侠干巴巴地想。他将脸贴上冰凉的石碑,冷又滑的雨水自他脸庞与石壁之间的缝隙渗下。他蹲着,像是被石壁吸去了力气。 

 

突然间,一声嗡鸣,墓穴之中绽出光芒数道。 

 

蝙蝠侠心道不好,难道真的是地雷?

 

他刚想自农夫的石碑后探出头,便被耀目的白光淹没。

 

当他自炫白中恢复了视力,他又站在了那里。他最熟悉的梦魇。有着无尽的黑暗的深巷,狭窄的阴湿的石壁,还有瘦弱的矮小的他。他的左手被母亲牵在手心里,父亲宽厚的手掌搭在他的右肩上。唯一奇怪的是,这一次他的怀里还抱着一颗圆溜溜的东西。

 

他母亲清脆的笑声在他耳边萦绕,而他知道这一刻的温暖无以为继。他的潜意识伸出无数绝望的藤蔓,缠绕住他们摆动的衣衫裤脚,却也无法阻拦他们迈向毁灭的步伐。

 

枪声就要响起,而他背后的两道高大的身影将再次崩裂成没有轮廓的图案。他想振臂高呼,他想挥舞他八岁的拳头击打在罪犯的软肋上。他得呼救,他得拖延时间让亲人逃离,他焦虑地想。而现实是他一派天真地走向邪恶的血盆大口,被搅入这肮脏流转的灰色之中,无能为力,只能哭泣。

 

枪响了。

 

可这一次却与以往不同。

 

这一瞬间有什么自他臂弯迸射而出,迅速膨胀成一块浑圆的屏障。它坚不可摧的外壳挡开了饱含杀意的子弹。布鲁斯目瞪口呆地看着它野蛮地胀大,将他笼罩在它巨大的阴影之下。然后它便如惩罚西西弗斯的那块严厉的巨石,裹挟着雷霆之怒向那歹人冲锋而去。它冷酷的躯壳碰上歹人的身子,只听啪地一声,那人来不及发出一点声音便被撞飞出去,摔在墙上。

 

而这位刚刚施行了神迹的守护神威严地转动着它巨大浑圆的身躯,露出它表壳上一方金灿灿的盾形标志。

 

那是他的超级蛋。

 

他两腿一软,屁股着地地摔在了地上…

 

 

布鲁斯摔在自己的床上,醒了过来。他长舒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却又一瞬间僵硬起来——

 

什么东西这么硬顶着我的屁股?!


~TBC~

给我写评论嘛[寂寞空虚冷(ノД`)・゜・。

评论(22)
热度(77)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