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蝙超】超蛋饲养计划(三)

手机发的_(:з」∠)_前文戳标签吧

(三)

事实证明,韦恩家的老管家总是对的。在探访肯特女士这件事上也不例外。

“阿福,” 蝙蝠侠阴沉地盯着电脑演算化验结果,“你不需要特意在我旁边晃来晃去就为了听我说一句你是对的。”

“我不需要你的肯定也知道我是对的,少爷。” 阿福步伐轻盈地走过来将装满食物的托盘放在简易餐桌上。他看了看被束缚带五花大绑在实验台上的超级蛋,不赞成地摇了摇头:“无论是以哪种文明的标准来衡量,这都不该是对待外来友人应有的举动。”

可惜他打抱不平的抗议只换来那坏脾气的大蝙蝠一声粗野的“哼”。

事情的经过要从这天下午说起。

当他们到达肯特农场时,令布鲁斯惊奇的是,肯特女士并没有叱责或是冷遇他。

恰恰相反,看到他们的车驶近,玛莎肯特放下手里的毛线针,从门廊里迎了出来。

“布鲁斯!”

她招了招手。那张平静的面庞上绽开了明媚笑容,浅浅的笑纹立刻就令布鲁斯为没能更经常来看她而懊悔起来。她周身洋溢着活力,在暖洋洋的午后阳光下拥抱了他。

情场驰骋的花花公子面对这个再简单不过的拥抱却失了主张。他僵直地伸直了双臂,迟钝地夹了夹肯特女士,一边试图向清理行李的阿福发射求救视线。

倘若布鲁斯韦恩要给所有有损他魅力的瞬间排个序,这个五分钟不到的抱抱必定能力压群雄勇夺三甲。他又如剪刀手爱德华那般小心地挤了挤怀里的肯特女士,事先想好的问候措辞这时除了'您好,我…'之外一个完整句子都吐不出来。

当玛莎推着他的肩膀结束这个拥抱时,他几乎就要举起双手摆出一个标准的投降姿势了。

“晚上睡得好吗?阿福跟我说你腰疼?”与他的笨拙反差强烈,玛莎轻巧地挽住他的臂膀便将他往屋子里带。

噢,阿福。他早该知道这两人早有联系。

这一天下午,韦恩先生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魄力扯住了衣角,摆出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与肯特女士对峙。这才逃过了被掀起衣服看腰伤的悲惨命运,英勇地捍卫了自己的尊严。而在这过程中,他忠实的老管家不仅没为他扯住一片衣角,还将他之前拒绝卧床静养的行为一条一条地向肯特女士告状。

自成年之后,韦恩先生不说踏遍青山,也算是去过不少地方,可他今日第一次觉得离开哥谭的自己势单力薄,寡不敌众。

而直到被喂下一整个苹果派,布鲁斯才终于逮到机会告知玛莎超级蛋的事情。阿福则以洗盘子为由,在这种危急时刻决然抛下韦恩家主,退身厨房。

玛莎沉默地从布鲁斯手中接过那颗暖烘烘的蛋,用那双褐色的眼睛凝视着它,眼里有蚌肉簇拥着珍珠的那种复杂的温柔。

她将那颗蛋捧起来,贴近她的脸颊。她阖上眼睛,像是在专心聆听它的心跳。

“克拉克。”她轻声说。

泪珠沿着她线条均匀的面庞滚落。

布鲁斯低下头,那一颗颗泪珠比这颗行星还要沉重。他们静坐在被渺远的悲凉笼罩的这一刻,分享着同一种怜惜。

“他看起来就跟我捡到他那天那样,又安静又无辜。”玛莎擦了擦眼睛,用一种怀念又恳切的语气说道。

“我看得出来你将他看护得很好,布鲁斯。我想我跟他都欠你一句感谢。”

“…相比起他为这个世界所做的,我所做的实在微不足道。”布鲁斯仍低着头不去看她,像个做了坏事的老实孩子似的。

一只柔软的手抓住了他的手。温暖的感觉迅速捕捉住他。玛莎捏了捏他的手,迫使他抬头与她对视。

“不是这样的,”她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知道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位朋友。你弥足珍贵。你为他做的这些与微不足道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玛莎,我——”

“你先听我说,”她斩钉截铁地打断他,“倘若你视克拉克为朋友,你就不要因他超人的身份而疏远他。不要认为你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不要陷在愧疚里。不要被昔日的阴影蒙蔽。你为克拉克所做的远超过一般人,待他回来,倘若他胆敢对你说一句这是你应该做的,或是这一切不足挂齿之类的鬼话,你就提着他的耳朵把他拎到我这里来,我亲自收拾他。”

布鲁斯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目光灼灼的妇人,被这一番话说得心头打颤,又像是被热水包裹,暖意蒸腾得他眼角发烫。

可是听到玛莎要收拾超人的豪言壮语,正襟危坐的布鲁斯仍不禁吞了吞口水,垂眼瞄了一眼玛莎手里的超级蛋。它似乎也心有余悸般蔫巴地缩着,看上去整整小了一圈。

哇,玛莎比阿福还可怕…

而这位震慑住蝙蝠侠的女士只是微微一笑,稳稳将超级蛋搁在收纳毛线球的竹篮里。

灰溜溜的超级蛋被五颜六色的毛线球挤在正中间,像是个突然被女同学包围而不知所措的小胖子,惹得布鲁斯噗嗤一笑。

这一笑显然引起了超级蛋极大的不满。它在两人惊奇的目光中缓慢地摇晃了起来,像是在左右躲避那些从四面八方贴上它外壳的毛线。

“噢,看看这小可爱,”玛莎爱怜地为它拨开身边的毛线。它这才定下身来,以超级英雄该有的神气耸立在一筐毛线球之间,“答应我下周也跟他一起来好吗?我给你用新收的玉米做甜汤喝。”

“玛莎,我…唔” 话音未落布鲁斯就被捏住了下巴一番掂量。

“这么瘦。”肯特女士很是不满。而布鲁斯不需要扭头都能感受到阿福从厨房射来的穿透性视线。

“我的甜汤可是能使小鸡都破壳而出呢。”她说着放开了布鲁斯的下巴,还玩味地瞥了一眼超级蛋。

布鲁斯却只是勉强地笑了笑便认真地说:“玛莎,听我说。对不起。我应当早点将他归还给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他的家人。你对他意义非凡。他在你身边更容易恢复。”

“我们似乎刚刚才讨论完你对他的意义。”

“但那艘氪星飞船的设备上说需要牵系之人脉搏的温热和种种其他,他才能应约而来。”布鲁斯垂眼盯着自己的手指,“你是与他牵绊很深的人。”

“他需要的是你,布鲁斯。”听了这话玛莎只是温和地摇了摇头,“捡到他之后,我们总以为政府会派人过来,但从没有人来过。日子渐渐地就过了。我想,上帝自有其安排。他安排我们捡到克拉克,这一切都意义深远。而你找到他了,布鲁斯。上帝必定也为你做下了安排。”

“我不知道他是否想要这样。”

“我可是对你很有信心。”听到这句话,布鲁斯惊讶地抬头看着玛莎。

“克拉克的父亲,乔纳森,在克拉克刚刚体现出飞行能力时,托着他在田地里疯跑。想像放风筝一样帮他飞起来。”想起曾经那单纯宁静的幸福,玛莎的嘴角闪着一缕孩子般的微笑,“他们摔得一身黑泥回来,被我教训了一顿。可他爹隔天又带着克拉克从马棚往稻草堆上跳。”

“乔纳森那些傻办法一条都没有奏效。最后还是克拉克自己摸索着学会控制他的飞行能力的。”她自顾自地笑了起来,“这段时间我老是想我不够了解克拉克,我总想卸掉他的那些责任,让他做一个普通百姓。但他对他的身份有自己的选择。他那些天空上的事情,我们是难以企及的。眼看着他痛苦,也无从帮助他。”

“但你能懂他。”玛莎转过脸来,用她晴空一样包容的眼睛瞅着布鲁斯,“这么多年,他可是第一次遇见与他类似的人呢,心底肯定高兴得直打转。你将他的事业持续下去。你将他带了回来。这些我做不到。有些事情我和乔纳森加在一起都做不到。但也许你能做到。你是唯一能帮到他的人。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请你在必要的时候托克拉克一把吧。”

而当肯特女士用那种眼神看着你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你已经丧失了拒绝她的能力。坐在回哥谭的车里,韦恩先生才慢慢醒悟过来那个氪星人用以逃避赔偿的招牌无辜眼神到底是跟谁学的。

布鲁斯幽幽地瞥了眼被卡在加大型饮料罐托架上的外星蛋。自从出了肯特农场的大门,这颗蛋便倍受冷遇。与它来时纵横韦恩先生大腿的风光相比,此情此景更显凄凉。可谁叫它被韦恩先生发现能听懂他们的对话呢?

当玛莎将老照片翻出来,并给布鲁斯讲克拉克试图给公羊挤奶的故事时,拉奥之神便赐予了它无穷的勇气,它竟研磨着竹篮往后转了一周。在粗糙的蛋壳磨蹭竹片的格拉格拉声中,它硬是将那与生具来的钻石型印记藏进了毛线堆里。而在它完成此等壮举之后,布鲁斯看他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倘若一颗蛋能遣词造句的话,它必定会形容那是将它从梦中惊醒的眼神。

那是惊得它冷汗涔涔的眼神。

作为一颗与一般蛋完全不一样的超级蛋,它绷紧蛋壳,岿然不动。俨然一副我是蛋我懵懂我一无所知的姿态。

“少爷,与其您在这里用视线将它孵化,我建议还是挪窝鸡舍更加有效。我在那里为您准备了充足的棉花和稻草,甚至可以召集十只小公鸡为您助兴。”阿福手持鸡毛掸子,看着虎视眈眈地盘踞在靠背椅上的韦恩家主平和地说道。

这句话成功将韦恩家主赶下了椅子。他凶恶地瞪了管家一眼,一手抄起超级蛋,在阿福不赞同的注视下快步离去。“我晚饭在下面吃。”他嚷嚷道。

“当然,先生。”阿福满意地掸了掸沙发,“我即刻便送纸箱和稻草下去。”

“我需要一位新管家!”

~TBC~

感谢失足掉坑的各位朋友留言与鼓励( ̄▽ ̄)我爱你们~
之前那个第三章后面要写啥来着撸主完全忘记了_(:з」∠)_于是重写了…写得不好各位多多包涵啦~

Ps:想改分级来着…但在这种设定下开车岂不是要操蛋…

评论(20)
热度(98)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