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翻译】待蜂鸟归来之时 When the Hummingbirds Return【超蝙】第十章

原作:Emanium

分级:NC-17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33917/chapters/10566369

前文:[1] [2] [3] [4] [5][6] [7][8][9]


第十章 检查


“你一定要这么做吗?”Clark的声音犹豫不决。他转过脸,心不在焉地拨弄着Bruce电脑上的按钮。蝙蝠洞里弥漫着一股腐肉的味道。

“这只是一具死尸,Clark。腐朽的肉块。别跟一块过期腐肉建立什么感情联系。”Bruce将桌子在蝙蝠洞里转了一圈并拿出一套手术用具。“而且如果你不想把你的午饭吐出来的话,我建议你把视线固定在屏幕上。”

Bruce沉默地工作着,偶尔让Clark将他的新发现输进电脑。概括性的结论没有那么难应付。Bruce先是通过不切开皮肉的观察来检查。Clark竭尽全力地想着Alfred的三明治。美味的总会三明治。旁边配上炸薯片。

“氪石接触造成的影响与辐射类似。”Bruce皱起眉头,试着从难以分辨的一堆肉之中识别线索。地底的低温与密封的棺材已经极大地减缓了腐败过程。“过度暴露在氪石之下会激发一种突变体,正类似于急性髓性白血病。伴随出现手臂与腿部的出血点。”

Bruce 短暂地抬了抬头。“你把这些都打下来了吗?”

Clark在控制台前抱住自己,他坚定地紧盯着键盘。“是的。”他伸出手按照Bruce说的开始打字,尽管他的手指颤栗不已。

“器官衰竭。让我们来看看这是从哪开始的。”

金属划破血肉的声音即刻便将理智从Clark脆弱的心脏中驱赶殆尽。他麻木地聆听着规律的剪刀移动的声音。三明治。薯片。三明治。薯片。

“你从没告诉过我你现在做什么工作。”Bruce以一种喝下午茶闲聊的随意口吻问他。

Clark抓住那个问题就像在烦扰的背景噪音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哥谭公报。我之前在那里工作。六个月之前……就没再做了。我没法继续下去了。”他气息不稳,几欲叹息,接着他告诫自己别再呼吸了。再没什么东西能像那浓郁刺鼻的气味那样刺激他的鼻腔了。“等我好一些了,我会再申请入职的。”

“如果你需要为你的新平民身份弄个学位,我可以买一个给你。”Bruce提议道。“我更中意普林斯顿的,但是如果你想要堪萨斯州立大学的……”他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任何大学,任何学位。”

“我现在这样就足够了。我只是需要一点点努力。”Clark试图挤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在这样日常的对话中听到Bruce的声音实在令人倍感抚慰。“我从没想过我有一天会放弃写作。那曾是我最爱的消遣。”

“我记得。”

“那时,我也很难想象我会离开星球日报……”Clark想象着钢笔在他手中的触感,不同于他现在常带在身边的电子平板。“但我别无他选。我在一群逐渐老去的人当中实在太显年轻了。我走的时候Lois很理解我。”

“嗯。”

“Bruce。”

“…嗯?”

“你觉得……”Clark下定决心直视Bruce所在的方向。他无视了桌上那堆无从辨认的肉块。Bruce的手套被染得颜色斑驳。“你觉得你能拯救你自己吗?”

Bruce短暂地抬了抬头,眯起眼睛审视着他,“你这个问题的措辞很古怪。”

“我是说……”

Bruce以一记了然的瞪视打断了他,“谁知道呢?三十年也许刚够发明氪石诱发型癌症的特效药。”

“你知道你没法改变过去,对吗?”Clark安静地说。“没人能。”

“我能改变未来。”Bruce坚定地瞪着他。“你的过去和现在就是我的未来。”

“但你在你的未来做的和你在我的过去做的是一样的。你从没能找到疗法。你努力过了。”

“真是鼓舞人心啊。”

“宇宙会自我修正,Bruce。你永远不会找到疗法。或者你能找到疗法却没有必要的原料。又或者你的药不起作用,诸如此类。整个宇宙会竭尽全力地阻止你如愿。”

Bruce耸了耸肩,毫不理会Clark刚刚抛过来的一长串解释。有一部分的他完全理解为什么Clark会这样绝望。Clark正在否定那些虚无缥缈的希望。挥开所有不切实际的可能性,从即将到来的失望之中解救自己。这样他就不会被高举到空气中然后再一次被摔下。

“堪萨斯州立大学肯定升级了他们的量子物理课程。”Bruce毫不客气地评论道。

“我有时会负责哥谭公报的科学版。”

“那么你觉得我在撒谎咯。”

听到这句指控,Clark猛地抬起头,“关于什么?”

Bruce瞥都没瞥他一眼。他正专心致志地分割缠绕在一起的腐烂组织。“当我一开始到这里来的时候,我说过我得回去这样三十年前的Bruce Wayne才能从他的昏迷中苏醒。你觉得这是个谎言。”

“我觉得……”Clark慢慢地吞咽了一下。“这不符合这个宇宙运行的方式。发生过的事就已经发生了。在我的记忆里,你醒过来了。此时无论你做什么,这个宇宙都会促使你在三十年前醒过来。唯一不同的是,你并不是需要回去……你想要回去。”

“我想要回去是因为我想救我自己的命。”并不是因为我不想呆在这里,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Clark疲惫地点了点头以示理解。“我是在告诉你你不能。你在我的过去里死去了。就在我的怀抱里。”所以能留多久就留多久吧,和我在一起。别再浪费你的时间寻找那个永远不会成功的疗法了。

Bruce以不必要的大力将什么东西扯出了那具尸体。某种随时间逐渐变硬的东西,与氧化发黑的其他东西纠缠在一起。Clark战战兢兢地回过身来。“我将与宇宙抗争。”Bruce若无其事地说道。

“你不能就这样-”Clark中断了这句话并挫败地瘫坐在长凳上。

“你又不知道。”

“宇宙会-”

“如果这不是宇宙的问题呢?”Bruce回击道。Clark抬头看他,一头雾水。“如果这只是个征兆而已呢?一个在我昏迷期间我的大脑计算出的可能的未来?那样的话就没什么能阻止我重塑未来了。因为现在我所看到的都只是我的大脑预测的未来,而非真正的未来。”

当然,这不失为一种可能。对Bruce来说,那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真的。他无从得知他所经历的是现实,还是幻想,那种像电子游戏一样的昏迷。Clark紧张地咬住了嘴唇。他们的相遇是一场梦,而这是对他们现今处境的一种乐观的展望。一种非常不可能的可能。Clark有他自己的理智,他自己的历史。他当然不觉得他是Bruce潜意识里的一个幻影。“但是……如果这是一次昏迷引起的时间旅行呢?”

从发现Bruce的机器和蓝图开始,时间旅行就是他们一致同意的。这也是最符合逻辑的解释。

Bruce的双手稍停了一会儿,他笔直地看着Clark的双眼。“那么这就是我们拥有的全部时间了,而我将不会再见到你。”

“我……我不明白。”

“根据诺维科夫自洽性原理,宇宙会自我修复。我永远不会找到疗法。”Bruce暴躁地解释道。“这就是你坚持的那个消极的可能性。你相信这个宇宙。”

“而我相信多元宇宙。”Bruce继续说道。“如果我找到了疗法,我会成功地活下去,但跟另一个Clark Kent一起。即使我找不到,我试过了,而我所有的尝试都是基于来自这一个未来的知识。这就意味着当我回到过去,时空旅行过的我进入的将是另一个平行宇宙,另一个未来的分支。即使我失败了,我的未来也会和另一个Clark Kent共度。”

什么东西在Clark脑海里发出咔嗒一声。他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愿意承认。

“是的,Clark。我仍然可以拯救我自己。如果我成功了,一个崭新的未来等待着我。”Bruce的声音在蝙蝠洞里回荡,将答案刻进Clark空洞的内核。“但我救不了你。不管我成功与否,那个在未来等我的Clark Kent都不会是你。等我离去,你便不会再见到我。”

这是一段最漫长的沉默,Clark感到时间沿着钟滴滴答答地以一种折磨人的节奏走着。然后Bruce便做完事了,他脱下手套并步行经过了他。他的桌上摆着标着标签的培养皿和小型玻璃容器,这是所有他将学习并攻克的事物。他的工作服仍然散发着一种腐烂的肉体的味道。使Clark想起某个确凿无疑的死亡。某个他无法回溯的死亡。

“我是蝙蝠侠。我从来没自称是谁的救星。”Bruce将手套丢在垃圾桶里便走开了,将Clark同他自己了无生气的尸体一起留在空旷的蝙蝠洞里。

~tbc~
Q-Q Q-Q Q-Q我是一条河...

给我留点言啊你们(随便哪篇qwq),五一没假还要考试整个橙子都悲惨如狗了...

感谢beta菇凉笑笑子!

评论(54)
热度(133)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