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琅琊榜|靖苏】狐狸先生(1)

简介:梅长苏去世一年多,萧景琰九宫山春猎,抓到一只小狐狸。


第一章


大梁元佑八年三月,正值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皇族一年一度的春猎也如期而至。这一年的九宫山与往年并不不同,猎场中央的金顶云龙皇帐却已换了主人。此时据边境战争大捷已过一年多,据梁先帝驾崩,新帝登基已将近半年。 

 

正是黄昏,天色将晚,猎场里炊烟缭缭,皇族重臣们各自铺席烤肉佐酒,怡然自得。虽是三月,天气回暖,九宫山的腊梅却依然昂首怒放。虽不能说是漫山遍野,但也算是疏落有致,沁人心脾。这一派万物祥和之态倒是让人想不到几年以前这里曾沦为战场,血染黄沙。

 

“抓到了!我抓到它了!”这一片祥和却被戚猛将军中气十足的几声呼喝给搅和了。只见他一面兴高采烈地大喊,一面冲进了皇帐,“陛下!我抓到小鬼了!”

 

却说是抓到了小鬼。 


大老远便听到戚猛的声音,看完公文正打算稍作小憩的萧景琰只觉眼皮直跳,脑核抽痛。想到前天戚猛便跟他说猎场有古怪之事——“刚烤好的兔肉转眼就不见了”——皇帝陛下倍感疲惫。猎场营地里确实丢了几次兔肉,不久便有鬼怪作崇的传言传来。说这小鬼啊,竟不怕天光。神出鬼没,作案不分白天黑夜。专挑烤得鲜嫩的野兔野鸡下手,在营地多少人的眼皮子底下,烤肉一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确实古怪。而戚将军似乎很受打击,立誓要抓到这只小鬼。


然而对此,皇帝陛下当时的回应是一边拍了拍戚将军的背,一边说“估计是些敏捷的动物,你没看清楚罢了。它不过是想吃点肉罢了,你下次烤兔肉,多烤一份放边上给它,它不就不抢你的了?” 

 

只是夺食之仇不共戴天,戚将军岂能轻易放过?于是便有了此刻大汗淋漓的戚猛,一手提着木棍,一手抓着灰不溜秋的一团毛进了皇帐,后面跟着一个忧心忡忡的大将军列战英。

 

等不及行礼,戚猛就嚷嚷开了:“还是陛下的主意好,故意给它一份,让它放松了警戒。这可不就被我逮着了。”

 

萧景琰心想,我只让你分它一份肉,谁让你给我逮进来了?

 

戚猛一把将那毛团翻过来,却是一只被缚住了四肢的狐狸。身形不及猎犬,尾巴倒是饱满,只可惜黑黑黄黄的又毫无光泽。它的一条前腿蜷缩着不使力,一看便知是刚刚被打着了。被翻过来后它也不动,只紧闭双眼,全身僵直地躺着。在它全身灰黑黄的衬托下,它肚皮底下的一戳白毛简直白得可爱。萧景琰一看这狐狸虽然还有起伏喘息,却也出的多进的少,怕是离咽气不远了。想到春季万物繁衍,心里也有些懊恼,忙道,“别绑着了解开吧,你看这都要死了。春季本不宜杀生,这稀奇大家看也看过了,你拿出去扔在猎区边上吧。”

 

“啊?”前一秒还欢天喜地的戚猛此时一愣,目定口呆地瞧着皇帝陛下。


“啊什么啊?不放了你还打算宰了做衣服啊?”说着萧景琰挑眉瞪了他一眼。


“啊,是……”本想着这回又立功了肯定有奖励的戚将军发现皇帝陛下丝毫没有要嘉奖他的意思,便垂了眼,撇撇嘴,磨磨蹭蹭地抽出腰间的匕首,俯身割断了绳子。


皇帝陛下看着戚猛满不情愿的样子暗自好笑,却还不忘多数落他几句,“也不看看这毛色。不就是吃了你几口肉,至于吗?”

 

他话音未落,戚猛却大叫一声,一团灰色的残影如离弦的箭一般自戚猛脚边窜过。可惜这灰影终究是起步慢了几分,被站在后面反应疾快的列战英一把掐住后颈,按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饶是南征北战历经风浪的萧景琰也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便听见戚猛在耳边大叫“哎哟!它咬我!它竟敢咬我!”


再看那被列战英从地上拎将起来的狐狸,不过几秒之间,它竟一改奄奄一息的故态,两眼精光迸放,龇牙咧嘴地在列战英手里挣扎。


萧景琰在心里暗暗称奇。素闻狐狸聪明,今日一见果然狡诈无双。这股聪明劲倒是有几分像……


戚猛突然被一只将死未死的狐狸咬了一口,即使伤口不深,也少不了一番暴跳。他正要从列战英手上夺回那只胆大妄为的狐狸好好教训一番,却被脸色倏然阴沉的陛下拦了下来。


只见皇帝陛下阴着一张俊脸气势汹汹地朝列战英走了过去,两眼死死盯着他手中的狐狸,似乎要在这团灰毛上烧出个洞。这架势看得处变不惊的列战英也心里发毛,心想这狐狸完了,这下子不生煎也得活扒皮了。


那狐狸似乎也明白了它大限将至,渐渐放弃了挣扎,安静了下来,只睁着一对琥珀色的狐狸眼看着萧景琰步步靠近。

 

萧景琰走到近前,垂头凝视这不速之客,表情高深莫测。半晌之后,他的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不过是只狐狸而已,竟令他如此多愁善感。他抬手漫不经心地揉了揉狐狸的耳根,惹得它眯了双眼,呼哧几声。


这灵动的样子倒是令萧景琰心头一动,便吩咐道“带回去养起来吧,说不定还能给佛牙做个伴。”

 

一听这话,帐内众人皆是一脸惊悚。戚猛更是鼓睛暴眼,张口结舌。


列大将军也是目瞪口呆,他低头瞧了瞧手上那只灰不溜秋的毛家伙,“陛下要养……它?”


“嗯。”皇帝陛下倒是未曾注意到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魄力。他忙着翻来倒去地看他的狐狸。他从列战英手里接过那狐狸,也不顾它灰溜溜的大尾巴一搭一搭地在他名贵考究的衣袖上拍出几道灰痕。他一看这毛里还夹杂着几瓣脏兮兮的梅花,也不知道它是在哪打过滚,梅花沾得还挺均匀,便随口道“既然它这么喜欢腊梅,干脆就取名为梅花吧。”

 

谁知话音刚落,刚才还老实呆在萧景琰臂弯里的狐狸这下子又翻腾了起来。扭来扭去地硬是要下地。


“怎么?不喜欢?那就只好叫腊肉咯。”倒像是真听懂了似的,那狐狸变本加厉地抗争了起来,尖尖的指甲勾住黑底团龙的皇袍便撕出几条洞。动作之野蛮,声色之凄厉看得候在一旁的高公公心头一紧。为捍卫名声它负隅顽抗,差点从皇帝陛下的怀里滚下去。萧景琰一边稳住它,一边掰开它的腿想鉴别公母。这抗争者见压迫者伸手过来,竞用后腿踹了他一下,借着他手上的力,像条泥鳅似的挣脱出来,蹬着他的发冠就跳上了一旁的立柜。明明只有三条腿使力,它倒是利落敏捷。之后它便警醒地瑟缩在帐篷与柜顶的狭小空间里,呼哧呼哧喘着气。任凭下方众人唬它唤它,它都不搭理了。 


皇帝陛下见它颇有风骨又聪明伶俐,倒很是喜欢。便令下人搭个梯子上去接它。只是它都上去了,再要请下来谈何容易?那奴才一伸手,它便往里退。他再往前捞,它便作势要跳柜,作出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清高姿态。一时间帐篷里只闻叹息——“梅花你就别再为难奴才了……”与几声颇具魄力的“梅花,朕命令你下来。”


看着双方僵持不下,皇帝陛下也知目标艰巨。怕人太多了吓得那毛团不敢落地,他便打发走了戚猛和列战英,最终决定亲自爬上去请它。


“梅花,你一直待在这里总不是个办法。不如随朕下去罢。逃窜了一天,朕看你也饿了。下去之后朕再赏你五串烤兔肉如何?”年轻的梁帝深谙威逼利诱之道。


皇帝陛下给了它这样大的面子,可这狂徒丝毫不知好歹,不仅毫不理睬皇帝陛下腊梅腊肉的呼唤,还直朝他呲牙。直到皇帝陛下恭恭敬敬地改口唤它狐先生,它才以不失体面的慢速一瘸一拐地朝萧景琰挪了过来。 

 

然而一沾到萧景琰怀里,它就如木偶断线般失了方才威武不屈的骨气。哀哀地叫唤了两声之后便一个劲地往皇帝陛下的衣服里钻,蹭得白色的里衣上也一遛遛的泥爪印。

 

这般轻薄无礼的行为自然是立马就被一本正经的皇帝陛下制止了。他一手按住这无耻狂徒,一手扶着梯子爬了下来。他感到手掌下这团小小的温热躯体贴着他的心脏颤抖,只觉是两副孤苦惊惶的魂魄倚靠在了一起,又是一阵叹息。想到它今日也受了不少惊吓委屈,当下唤来婢女给它洗澡上药。


~TBC~

 
 第二章
 

刚看完琅琊榜不久,脑洞大开。

然而本人不仅文笔糟糕,对历史也是一窍不通,但是有脑洞总是独萌萌不如众萌萌嘛~( ̄▽ ̄)~于是便有了狐狸先生。

总之有不妥之处,请大家多多指正,多多包容。

评论(47)
热度(299)
  1. milanosue没假放の大橙纸 转载了此文字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