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翻译】待蜂鸟归来之时 When the Hummingbirds Return【超蝙】第二章

原作:Emanium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33917/chapters/10566369


第二章 对质

“你很虚弱。”

这是自他醒来后Bruce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剧烈的脑震荡略有好转。Clark四下张望。窗帘闭合,灯光昏暗,书桌上放着本半开的书。他的身后垫着柔软的床垫,脖子下枕着一个枕头。他还在自己的卧室里。

“你的超能力呢?”Bruce质问道,他的声音和暸望塔的电脑提示音一样单调无波。他看起来几乎是失望的。空气中隐约潜伏着某种Clark无法立即道明的情感,忧虑或是痛楚,亦或两者皆有。

“抗抑郁药物。”如果Bruce吃了一惊,他也没表现出来。“解释。”他继续质问。

Clark不安地盯着他的手指。有些泥土积塞在他的指甲缝里。“为了使人类药物能有效作用于外星生理系统,我不得不把自己长期暴露在大量的氪石辐射下。”

Bruce从他的椅子中站了起来,自上往下盯着他,他的神情不可捉摸。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在服用抗抑郁药物。”

Clark轻哼一声。“别装得好像这不那么显而易见似的。”“这并不。”Bruce毫不退让地坚持着。
“‘抗’指的是对抗,而抗抑郁药物,正如其名,被用于治疗抑郁症。”Clark小心翼翼地按揉着他的眼睛,以便缓解在眼后逐渐堆积的压力。他的头痛正以惊人之势回袭。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Clark耸了耸肩。他指着他右手边的书柜,“如果你不相信我就自己查查字典吧。”

“Clark.” Bruce再次坐下并疲倦地按揉着他的太阳穴。“我上次看到你时,你还没得抑郁症,看上去也没有这么……” 他在空中比划个含糊的手势,“支离破碎。”

“该死地一针见血。”Clark轻蔑地笑了一声,“现在我开始向我的独家自制巧克力粒幻觉解释我的心理疾病了。我这下是正式地无药可救了。”

Bruce静静地注视了他一会儿。这是蝙蝠侠最接近于瞠目结舌的反应了。他自他的座椅之中倾身向前,捏着Clark的下巴将他的脸扳向自己。他直直看进Clark眼中,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一个幻觉。”

Bruce一松手,Clark便脱身逃开。“那你是什么?”他咕哝道。他双手紧抓床单,像是一个惊魂未定的小男孩。

Bruce稍微犹豫了一下。“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他坚定地说,“而且我不会弃你于不顾。”

令他惊讶的是,Clark立马迸发出一阵大笑。他向后倒去,身体剧烈颤抖,双手紧捂着肚子。突然间,他笑得岔了气,又是咳嗽又是猛烈地喘息。Bruce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背,但Clark将他猛力推开。他直起背,缓慢慎重地吞咽了几下,直到他能再次正常呼吸。接着他又一次垂下肩膀,“你在跟我开玩笑。”刚恢复语言能力Clark便冷冷地说。

“如果你能把我推开,这便证明我是真实的。”Bruce轻松反击。他交叉着双臂后退几步,保持着他的距离。

Clark的手握紧又放松,回味着触碰Bruce的感觉。这感觉属于遥远的过去。如此荒谬不实。“你我都知道对于幻想者来说,幻觉可以要多真实有多真实。”

“说真的,超人,我不觉得你有足够的想象力来构造一个如你此时所见这般真实可信的我。”

Clark瑟缩了一下,“别叫我超人。” 

“提前退休?”Bruce嘲讽地回嘴,“你可得有些财务危机了。在你剩余的永恒生命里,你都得依靠星球日报记者的工资过活。”

对于永恒的提及似乎正中痛处,因为Clark的自控碎裂了一点点。红色自他双眼中渗出,那是昔日热视线的一道影子。“我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他嘟囔道。

那对于Bruce来说确实是一道新闻。他表情中的挖苦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掩饰得不怎么好的震惊,“你辞掉了你的工作?”

“我不得不。”

Bruce皱起眉头,“为什么没人通知我这个?我拥有你的公司。”

Clark摇了摇头。他觉得头晕目眩。他需要更多的睡眠。他的每日一剂氪石的效果比午夜神医预测的更强烈。

“Charles快到了吗?我需要新的处方。”

Bruce将某个东西扔在了他的大腿上。Clark花了三秒钟才认出这块金属夹板是他的手机。“你没给他打过电话。毁掉一部手机并不需要超能力。谁叫你不用韦恩科技产品。”

Clark长吁一口气,将他的手机紧紧抓在手中。接着他将它放在床头柜上并开始爬下床。

“你要去哪?”Bruce静静地问。他没有试图阻拦Clark离开床铺。

“去拿我的药。因为你才不会帮我去拿。”Bruce满腹疑虑地盯着Clark颤抖的后背,“你有证据吗?”

“因为你是我用想象力虚构的事物。恶魔不会自愿关上通往地狱的大门的,不是吗?”Clark将门推开并开始翻腾镜子后的柜子。一些瓶子掉进了水池里,发出了一些含糊的响声。

然而是Bruce的手捡出那个熟悉的白色瓶子。“拿着。”Clark心不在焉地接过那个瓶子。他从里倒出五粒药片投入嘴中。“你不觉得这有点太多了吗?”Bruce做了个鬼脸。那每一片里都含有45毫克米氮平。

“外星生理系统。”Clark吞下一口冰冷的自来水。他将第二杯水洒在自己脸上,满意于那清爽的触感。水顺着那曾经是超人的标志的卷毛滴下。“我已经觉得好多了。”

“是啊。”Bruce反驳道。“我还在听着呢。”

“你早上就不会在了。”Clark对着镜子毅然决然地说,“这是否就是你甚至无法用我的名字称呼我的原因?”

Clark相当粗暴地拧上了水龙头,他用力大得差点拗断它。“你不是真的。”他又说了一遍,盯着他自己在镜中的倒影。在深深的黑眼圈的环绕下,一双饱受折磨的眼睛正回望着他。他身上没有一星半点属于大都会最受尊崇的超级英雄的影子。

“请继续努力,我几乎能看到效果了。”

Clark将Bruce推开。他成功使那个男人跌退一步。考虑到他目前能力全无又失眠缠身,此举可被称为一次胜利。

“你到底在怕什么,Clark?”Bruce冷笑。

“滚开。”

“你应该感谢你最好的朋友教了你那句脏话,童子军。”Bruce跟着他一路走进卧室。而当后者突然转身时,他差点撞在Clark身上。

“首先,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Clark咆哮道。就连黑暗骑士也应为他声音里的恫吓而感到骄傲。“你是我丈夫。第二,一秒都他妈的不要假装你不会将我弃之不顾,因为你不是。你走了。而且你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这么点时间根本不够Bruce消化“他和Clark结婚了”这念头,更遑论他竟然会抛弃Clark。Clark的某个措辞让他眯起了眼睛。“‘走了’是什么意思?”

“走了!死了!”Clark大喊道,愤怒地举起双手。他的脸因挫败和愤怒而发红。“一具横陈于地下六尺的腐尸!你是会死的,Bruce Wayne,你的细胞衰竭,他们会变,它们会死。就算我每天将自己暴露于三十公斤的氪石之下却仍旧无法赶上你的速度。”

Bruce脸上迷惘的神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极度的失望和怒火控制了他的表情。“你意欲用氪石自杀。”他咬牙切齿地说。

“你在乎什么?你还比不上一束全息投影。”Clark将被单剥掉,爬上了他的床。他不应再跟他具现化的梦魇争吵了。“我要睡了。早上你最好已经消失了。”

Bruce的反驳未到嘴边就消退了。他沉默地绕过Clark的床,并坐在了他的靠垫椅子上。Clark还保持着他缩成一团的半婴儿睡姿。随着他的呼吸逐渐平缓,慢慢发展成轻声的鼾响,Bruce发现自己一直在注视着Clark。最终,Clark在睡梦中翻了个身,那张他熟识已久的脸撞进他的视线里,忧虑的线条被抹平了,眉头舒展。他更像Bruce记忆中的那个人了。

Bruce收拾了桌面并交叠双臂,向前倾以将他的头倚靠在他的临时枕头上。

Clark将在早上看到他。他会确保这一点。


~TBC~ 

——————————————————

 久等了【跪_(:目」∠)_

大家坚持住,最后会以某种方式甜回来的!

评论(32)
热度(126)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