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假放の大橙纸

查看个人介绍

欧美影视与肌肉沉迷…
磕磕绊绊向前走…
手速缓慢,欢迎敲打ww

【待授权翻译】心怀鬼胎 All your demons and your secrets第三章(下)

原作:Aniel_H

分级:NC-17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55726/chapters/14560714

警告:强暴提及,暴力场面,BDSM提及

前文可戳标签‘心怀鬼胎’

*这章蝙猫特殊关系提及


第三章(下)
  
Bruce感觉像是漂浮在黑暗之中,仿佛他沉在水底而水面上有人在交谈。他无法理解语句但他能辨别出愤怒的声音和怒吼。他睁开眼。他正看着他房间的天花板,他立即明白了过来。他没明白过来或是说没记起来的是他怎么可能躺在地板上。

“Bruce?”他听见了某人的声音。这听起来十分熟悉却没能在他脑子里搭上正确的弦。

他太困惑了,仍有一点头晕目眩,即使他正躺在地板上,他感到这么疲惫他甚至能就在这入眠。但他心底有一个微小的声音告诉他现在没时间这样做。

接着他听见了Damian的声音:“父亲!”

他强迫自己再次睁开眼,不仅意识到他刚刚紧闭着双眼,而且看到了他最小的儿子脸上混合着担忧与愤怒的神情。不一会儿,Tim和Cassandra也都来到了他身边,簇拥着他,担忧地看着他。Damian正抓着Bruce的手臂以得到他的注意力,而他确实得到了。Bruce看着他,一阵十分熟悉又不知所起的恐惧笼罩在他心头,而万事万物又归于黑暗,然而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没有完全晕迷。他能听见一切,看见一切,但与此同时他也被冰冷的黑暗包围。他感到自己在不断下沉,沉入海底。

这不是真的,没人想要伤害你,他默默地想着但无论他对自己重复多少遍,他的沉没都无法停止。

“请给你父亲一点空间,”Alfred镇定的声音传来,将他拉上表面。

他遥远地感知到孩子们退开了。“想来点喝的吗,Bruce少爷?”管家问道。

那个亿万富翁花了几分钟才理清思路而管家与孩子们都耐心地等着他回答。最终,在Bruce觉得自己能不那么沙哑地说话时,他说道:“是的。”

Alfred用比平时更缓慢的动作递给Bruce一个装水的玻璃杯。直到这时Bruce才意识到他到底有多渴。他小心地将玻璃杯接在手里,没将一丝焦灼表现在脸上或是动作里,他喝了一些水。

既然Alfred已令他冷静了一些,他现在能更清晰地思考了。Bruce甚至觉得自己再次获得了掌控权,但这时他看见那人站在房间最遥远的角落。Clark站在那儿,避开其他人,脸上挂着愁云惨淡的表情,他不愿与Bruce目光交接。有那么短暂的一瞬,Bruce听见他脑海里那尖笑声响起,告诉他:他认为你很弱小!哈哈!这难道不可笑么,Brucie!而他发现自己竟然在考虑那个选项,在那一刻,Bruce又一次觉得手足无措,他想立即证明Clark是错的,向他证明自己强壮有力。接着,他开始认真地注视着Clark而他看见了——那混合着悔恨,苦涩与无能为力的表情。他总在失败之时挂着这种表情。

而Bruce早该想到Clark不是那种会对他人指指点点的人,也不会用弱小形容其他人(更不必说Bruce)。他早该想到他不是唯一一个感到仓皇无措,脆弱不堪或是丧失控制的人,他也不是唯一一个深受其扰的人。

“发生什么了,父亲?”Damian用逼问的语气问道。

“没什么,”Bruce没理睬他,又喝了口水,就一小口。他不想让他的孩子们看出他有多渴望这杯水,特别是在他们目睹他晕倒之后。

“你想挪步到床上去吗,Bruce少爷?”Alfred问道,他的声音里混杂着一丝担忧,而Bruce确信他是唯一捕捉到的人。

他沉下脸;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不。”

接着,这个亿万富翁坐了起来。他仍觉得有些晕眩但这与之前的相比已经不值一提了,所以他再次试图站起来。Damian,Tim和Cassandra往后退得更多好给他足够的空间。他手臂上的阴影让他有些不自在,但最终,他站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视线处于房间里其他人之上让他感觉好多了。他又能专注于调整呼吸并重获力量。

他直直地看向仍站在角落里的Clark。他还在那里真是个奇迹。如果他们角色互换,他将远远离开这里,但那个记者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必须得呆在这里直到他确认Bruce一切安好,至少肉体上并无大碍。而他仍在那里,躲避着Bruce的视线,盯着地板,就像一个做了坏事正等着直面父母的小孩。

“Bruce!”Dick出现在门口,他还穿着蝙蝠装,这令Bruce皱起眉头。

“你为什么不把它脱在蝙蝠洞?”Bruce问到,策略性地转换话题,却又觉得有必要为他大儿子的鲁莽而斥责他。

但今天的惊喜似乎还没有结束,因为紧随Dick身后,Jason也走了进来而Bruce感到他的身体又紧绷了起来。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这里到底他——”Jason注意到Alfred不赞成的表情并中途改口到:“——发生了什么?”

“那个外星人,”Damian是第一个讲话的人;当他指着Clark时,他看起来怒火滔天又深恶痛绝,而Clark终于有胆量抬起头。“几天前在码头攻击了父亲,而他现在又攻击了他一次!”
Bruce张开嘴正欲为Clark辩护,但这一次却是Jason的动作更快:“那这个操——的外星人还呆在这里干嘛?!”他的嗓音里饱含恶意,虽然Bruce很高兴他的第二个孩子关心他并试图保护他,但他不需要这样。这只令Bruce倍感荒谬和虚弱,但他并不虚弱。

最终,Dick用冷静的声音开口道,他的语调与他兄弟的截然不同,既没有评判也没有憎恶:“说真的,Clark,我觉得你得暂时离开,这是为了大家的好!”

“闭上嘴听我说!”Bruce大吼一声,最终得到了他家人和Clark的注意力。“Clark哪也不去!”

“他已经走了。”

Bruce勉强辨认出Cassadra柔软的声音。他迅速转过身却只看到他书柜前空荡荡的角落,而通往阳台的门敞开着。外面还在下着大雨,强劲的风刮过房间,令壁炉里的火苗摇摆跳跃。

那亿万富翁将嘴唇抿成一条线。“让我们把话说清楚!”他看向Jason和Damian之间,威胁地用他完好无损的手指着他们。

“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都不许再跟Clark讲话,更不许为之前的事指责他!那是小丑也仅仅是小丑一个人干的!”

“但是父亲——”

“我今晚不想再听到你说一个字!”Bruce打断Damian,他的语气里没有留下商量的余地。“所有人都去睡觉!”

房间里有片刻的寂静,一时间没有任何人动作,男孩子们沉默地质疑着Bruce在家里的权威。最先移动的是Cassandra。她仅仅转过身并留下一句:“晚安,Bruce。”

她路过Dick和Jason。Tim立刻紧跟着她,Dick也跟随其后。

“欢迎你今晚留在这里,Jason。”Bruce听到他自己这么说道,怒火的边缘正从他嗓音里撤去。

被叫到的男人做了个苦相,仿佛被这个想法恶心到了似的。“那真的很不——”

“我马上为你准备床铺,Jason少爷,”Alfred用饱含善意的声音对他说,但说真的,谁能对Alfred说不呢?

Jason静止住了,接着他耸耸肩,跟在Alfred身侧离开了房间,扭头撇了Bruce一眼就像一只食肉动物盯住另一只。

最后一个离开的是Damian。他愁眉紧锁,嘴角下垂,他的双臂防御性地交叉在他胸前。而Bruce耐心地等待着不可避免的情绪爆发。没过多久,他最小的儿子说话了:“父亲,那个外星人——”

“是我的朋友而你应当以礼相待,”那亿万富翁结束了对话,并没顺着Damian的意思走。“这不是他的错而你心知肚明。”

Damian固执地直视他父亲的双眼,以一种原始的方式挑战着他,他最终转了个身跺着脚走出房间。Bruce有时会担心在Damian到达青春期之后,他该拿他怎么办。

那富翁叹了口气,走向被Damian叛逆地大敞开的门并关上它。之后,他拿起Alfred体贴地留给他的玻璃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他迅速走向洗手间,重新接了一杯水并再次一饮而尽。他重复了这过程整整三次才终于觉得足够了。

他将玻璃杯放在床头柜上并看了看他的床。他是这么筋疲力竭,他甚至愿意冒着再次陷入梦靥的风险只为休息片刻,但他知道他有更紧要的事情要做。

他拿起玻璃杯旁的手机并输入Clark的号码。他花了整整三分钟来调整呼吸,直到他足够冷静到能按下呼叫按钮。

Clark没接电话。这并不奇怪,但Bruce还是多少有些受伤。他试了一次又一次,而最终,Clark多了五个未接来电。

心灰意冷地,Bruce决定给他发短信,即使他讨厌编短信,这至少比语音留言要好。这花了他额外的十五分钟。他不停匆忙地编好它们,接着,读一遍检查一下,然后便觉得这听起来荒唐至极,或是多愁善感,或是(大多数情况下)两者皆有。

最终,这富翁敲定了这版:‘Clark,仓库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那都是因为你血液里的小丑毒素,如果你非要怪罪某人的话,别怪罪你自己,怪罪他吧。我之前不告诉你是因为我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你,为了非你所为的事情而苛责自己。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在洞里见个面。等你有空的时候你能给我发个短信,而我会确保孩子们都不在家里。’

Clark没有回复,这并不奇怪,但Bruce发现自己暗自期盼。不管他有多累,他无法入眠,一直等待着那声提醒他那个外星人回复了的短信铃声。

他躺在床上,有毯子遮蔽却仍然感到不合情理的寒冷。于是他盯着天花板陷入沉思。想着仓库那晚,想着Clark…和一点点Selina。

他和……Salina之间正发生着一些事。有时,并不频繁,他们会见面。没有人知道,Bruce确信无疑。他们会去某个酒店房间,用不同的姓名,通常处于哥谭市外,而Selina会带……玩具,可以这么说。她会将他绑起来,唇角带着一抹挑逗的微笑。她会粗暴地对待他,拉扯他的头发,刮擦他的皮肤,咬他。而他被束缚住,有时甚至被塞住口,蒙住眼,而她会让他的身体随着快感吟唱。

Bruce知道他是个控制狂。他喜欢知道每个人的一切,为一切做准备。见鬼,他甚至在知道超人是谁之后买下了星球日报。但有时,他乐意被剥夺那份掌控欲。

而Bruce热爱它。热爱被告知要做什么,如何表现,仅仅为了迎合她而出现在那里。并非随时随地,仅仅是当他在肩上背负了太多时。

重点是,他热爱失去控制的感觉,而在仓库的那一晚,他彻头彻尾失去了控制,但他一点都不乐在其中。Bruce思索着为什么这令他如此牵肠挂肚,为什么一想到受控于人他就心惊胆战,但当Selina支配着他时他却热爱着被征服的感觉……正如当他幻想着Clark如这般占有他时。

仅在几天之前,他还会躺在床上,幻想着Clark滚烫的双手触碰着他的全身,将他按倒,用又深沉又沙哑的声音朝着他的耳朵低语那些半是胁迫半是承诺的话语,他将残酷无情。

光是想着他最好的朋友操着他,Bruce都临近高潮,而接着他会打电话给Selina并约她在某个地方见面。

Bruce的某个微小的角落仍为让Clark占有自己的想法而兴致盎然。但他大脑余下的部分,那个愚蠢的,荒唐的,令Bruce厌恶不已的部分正为这想法惶惶不安。

然后他便如被一道闪电击中一般恍然大悟。当然,他和Selina就一些条例达成了共识。他们有规矩,多数是Bruce自己设定的而Selina自头自尾地尊敬它们,无一例外。这也许是唯一Selina会尊敬Bruce想法的场合。在外面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叛逆,而虽然他们在外面仍有不少分歧,她从不会将这作为在酒店房间里对抗他的理由。Selina向他展示了如何放弃控制权却并不会真的失去它。

他早该明白为何仓库那天那么骇人。那是因为被征服与被支配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

Bruce突然感到有必要确认他仍是可以被支配的,他能再次恢复过来,他未被击垮。他迅速地够向他的手机(仍没有Clark的信息)并拨了Selina的电话号码。她迟了几秒钟才接起,这令亿万富翁有点担心,因为这通常意味着她正在某处工作。

“噢,瞧瞧谁打来了,”她对着话筒咕噜,“我最喜欢的百万富翁。”

“我是个亿万富翁,”Bruce纠正了她但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怒火,恰恰相反,他正为她接通了电话而松了一口气,他甚至能忽略她为何在这个时间点醒着,还做着她正在做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她极富戏剧性地叹了一口气。“总是直入正题……你一点都不好玩,Brucie!”

这句话令他的大脑停转了片刻,想起Clark在这样称呼他之后冰冷的笑声。但他迅速恢复了过来,快到她都没意识到他对这个外号不满。“你什么时候有空?”

“为了你我总是有空的,我亲爱的,”她语调轻浮地告诉他,“随你喜欢……除了今晚。今晚,我在做些姑娘家的事情。”

Bruce皱了皱眉头,难以抑制地记下尖刻的一笔:“我能想象那些姑娘家的事情是什么,这并不好,”他听见她吸了口气,正准备用同样的语气回答他,但那富翁更快一步。“这周怎么样?在纽约狮心酒店。”

“通常,我会问你为什么提前这么长时间,但我喜欢你的风格,”她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显然被五星酒店的挑选取悦了。通常,他们会去四星,那会不太显眼。“大概晚上八点?”

“行。晚安,Selina,”Bruce问候了她。“乖一点。”他能在她的答案里听到她的坏笑:“我一直很乖,我亲爱的。”

她令他的嘴角上扬了那么一点点,这是这几天以来第一次。他挂断了电话躺下。

也许有些难以置信,但这位亿万富翁在与她说完话之后感到平静多了。他觉得他能不受噩梦打扰地睡上一两个小时了。

Bruce用毯子裹住自己,并最终闭上了眼睛。

他在感受到一具沉重的身体压在他身上之时醒了过来,那身体将他推进地板里,那重量是这么巨大他几乎无法呼吸。Bruce花了一分钟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他再次感到该死的寒冷。他试图运用一个呼吸训练来使感官平静下来。

当他的心跳归于正常之后,他习惯性地睁开眼,并在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敞开的房门前时皱起眉头。

他立刻用肘部支撑起自己,而仅此一次,担忧而非恐惧填满了他的心脏。他问到:“出什么事了,Cassandra?”

女孩看了看地板,又看向他。“我睡不着。”

Bruce坐了起来,双腿移过床沿,并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Cassandra继续在那里站了几秒钟,接着她优雅地移动过来坐在了亿万富翁身边。

***


“现在告诉我,出什么事了,”Bruce对她说,并非以命令的口吻,而是以体贴的语气。她的答复很简单。“我害怕。”

男人立刻转换进父亲的角色里。“你知道他无法再伤害你了,是不是?”

她仅是轻轻皱了皱眉,除此之外,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我并不是为我自己害怕。”

Bruce没意料到这回答,但他一片眼皮都没眨一下。他细想着此时该说些什么。她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用镇定的双眼看着他。

正当那男人准备告诉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Cassandra倾身过去拥抱了他。他立即感受到一股将她推开的冲动,并不因为这带来了糟糕的回忆,而是出于习惯,即使过了这么些年,他仍然会被他的孩子们想要……这种亲子之间的事情吓到。

但接着Bruce想起Cassandra的话“他从来不让我抱他,”而他移动身体,双臂环绕着她将她拉近。这仍有些古怪,拥有一个女儿。

“他很抱歉,”她的话语填补了沉默,她的语调温柔。

Bruce知道她说的是Clark而他的身体僵硬了。他不想谈论这个,更不想跟他的孩子谈,但相对于拒绝她并叫她回房休息,他听见自己说:“我知道。”

Cassandra挪动着,依偎得更近了一些。“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有罪。他的举动,他的罪行。”

“他不该这样,”Bruce立刻回答道。这很奇怪,但他并不觉得害怕,谈论这些,被人触碰。

“我知道。”

那富翁惊讶于她的回答。他以为她会像他的儿子们那样,为Clark袭击他们父亲而指责他。但他很高兴,很高兴至少有一个人能懂,并站在他和Clark这边。

“谢谢你,”他说,尽管说出这几个字让他浑身不自在。

Cassandra显然感受到了,因为她抽离出来,嘴角带着细微的笑容,看着他的眼睛说:“应该的……你该跟他谈谈。”

“我知道……我会的,”Bruce保证,而她又笑了笑,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

Bruce躺了下来,不出几分钟便沉入梦乡。


~TBC~

老爷纠结死了23333

抱歉久等_(:з」∠)_

评论(7)
热度(106)
©没假放の大橙纸 | Powered by LOFTER